2018年12月14   星期五    站内搜索
字号大小:
0

降费关键在规范政府行为

2017-02-18 23:16:44    作者:刘爱虎
核心摘要: 今年以来,“降费减负”成了聚焦实体经济发展的一个热词。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,“国务院部门要带头以更大决心清理和降低涉企收费,尽快推出一批制度性、管长远、见实效的清费举措”。

□   刘爱虎

 

今年以来,“降费减负”成了聚焦实体经济发展的一个热词。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,“国务院部门要带头以更大决心清理和降低涉企收费,尽快推出一批制度性、管长远、见实效的清费举措”。早前1月国务院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,中央领导也明确表态,“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,从而为企业减税降费腾出空间”“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企业有切身感受,国务院要对此开展督查”。

税费负担,表面上看牵扯的是企业经营成本,但归根结底是政府与市场、政府与企业关系问题。如果说涉税的部分相对固定、明晰的话,那么费的部分则往往具有很大弹性,且经常是隐性的、模糊的。一些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,一些行业协会商会以强制企业入会的方式违规收费,这些行为背后,依稀可见的都是行政权力的影子。政府的手伸得过长,企业自然会以一种博弈的方式回缩,实体经济发展必然受限;行政权力干预越多,市场机制就越难发挥作用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就无从谈起。更重要的是,一旦政府与市场跳出法定边界,政府与企业关系犬齿交错,那么公共权力的任意性就会大大增强,腐败行为也会随之滋生。所以,降费既是经济问题,也是政治问题。

降费关键在规范政府行为。明确政府与市场的边界,最直接的方式就是“立约”,阐明二者各自领地,何处能为,何者可为。此外,降费还要特别重视那些变了形式的管制和干预。要求“国务院部门带头降费”来“以上率下”,不仅是说这些部委办要带头落实各项制度、清单,带头规范自身权力,依法行事,而且还应该暗含“顶层设计”的要求。在一个典型的“条块结合、上下一体”的行政体制下,下级机构的设置往往对应上级管理、考核需求而存在。上面有评比,下面就会有行动,改革能不能落实到基层,上层的做法、要求具有极强的导向性。

另外,在压力型考核体制下,相比于上级的“统筹”“指挥”角色,下级更多承担了落实、执行的职能,如果上级只给政策不给投入,那么下级就只能“发挥特长”去“开源”。因此,降费不仅仅是税费改革,也是上下权力的理顺过程,只有权责利相一致,好的政策才能执行到位。

媒体聚焦更多

五大行高管年薪或难逃“腰斩”命运
央企高管降薪风声渐起,作为金融业里最“高大上”的国有五大行(设银行、农业银行、中国银行、交通银行、工商银行)或将最先受到冲……

  •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
  •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
  •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
  •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
  •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

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我们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合作加盟  |  版权声明  |  网站留言